用生命穿起这身警服—忆逝去的王辉

法治聚焦
来源: 标签:王辉警服生命 2018-10-12 16:12:57
很久没回家了。我开始感到自己像一棵缺水的树,胸膛里晃动着焦躁的心绪。夜里失眠,听觉越来越好。好到公路上的车声经常针一样从耳道里穿进来,然后将我像棉线一样拖出好远。有时我觉得所里墙壁都是纸糊的,静到
很久没回家了。我开始感到自己像一棵缺水的树,胸膛里晃动着焦躁的心绪。夜里失眠,听觉越来越好。好到公路上的车声经常针一样从耳道里穿进来,然后将我像棉线一样拖出好远。有时我觉得所里墙壁都是纸糊的,静到楼上楼下夜里谁咳嗽开灯,我都能听见。此刻,我听见所长王辉开门上楼的脚步声。最初他上楼时走得急促,一步的声音还没消散,另一步的声音就压上来,在空气有某种交错的叠音。但最近他病了,步伐也仿佛在做着深呼吸,一步比一步变得绵长。

 
也就是晚上八点多吧,我以为他要敲我门给我布置工作,虽然我对工作热情没他那么高,也不明白,他家离所里也就十里路,开车天天都能回家。可为何也和我一样,几个月才回家一次。我也不明白他遇到案子就显得兴奋,谁要不告诉他,他就转来转去,等着人说出来那种憋劲的着急。自从和他共过一些事后,我虽对工作没他那么狂热,但凡他交代的事,都会认真去干。并且干完还会反思干好了没,要是没干好,总觉得对不起他。

 
他都病了大半年,之前吃了七十副中药,身体也不见好转。二十天前得了眩晕综合征,整个人昏得站不住,说一起身就感觉像在发生地震。住了五天院,休假一周后让司机把他送回来上班了。问他,他说病着呆在所里,也感觉心里能踏实。他的确是非常负责任的所领导,可今年八个月光专项行动都四十多起,平日所里的事从未断过,我周末不值班呆在这里,都感觉头上有个紧箍咒。他作为领导,难道神经在这里可以放松吗?

 
脚步声到了我的门口,却又渐渐远去了。他是给旁边的于继楠布置工作,我的耳朵都跟上去准备听,但又收回来,我还是聆听头脑中儿子稚气的笑声吧。他说出的字是一粒一粒的,像甜玉米一样馨香耐嚼。只可惜我时常不在家,偶尔回去想抱抱他,他都躲在妈妈怀里不出来。有一次我和王辉说起,他说他在灞源上班时,也常年顾不上儿子,小儿子回家都把他叫“叔叔”。王辉硬是凭着自己的苦干走上领导岗位的,听说他当民警时,屡次立功。当主管刑侦副所长时,在冬季严打破案比赛中,在全市得了前十。灞源所落后,他去的第一个月,灞源所所里目标考评立刻就成了前三。他来普化所一年,发案率下降了百分之二十,破案率却翻了一番。可他最近的身体,来了几天都很少出办公室门,桌上堆的全是药,整个人气色很难看。听说他原来还招上了飞行员呢,现在这身体就像破了洞的窗户纸,被各种病吹的,迎面都能听见里面的呼啸声。
 
 
我的心思挪到他身上了,这是因为他那带着深呼吸的脚步声又响起来,令我感到揪心。我已经在床上躺了两个多小时,这两小时是我和家人在头脑里相聚的时刻,今晚有点心神不宁,不时就被外面的声响惊动。我听见王辉下楼后,还打了电话,这次是他在给局领导汇报辖区重点人口管控情况,我的注意力从他的话题移到话音上,他的声音有种深重的嘶哑,带着某种迟缓和倦意。后来我听见他的房门缓缓关上了。那个声音熄灭后,天地间成吨的漆黑就像寒冰一样,又从我的听觉里投放进来。
 
 
我来所已经三年,经常越到夜里越想家,工作根本填不满空荡荡的胸膛,我都不明白王辉为何强大的,可以不想家。他不仅强大,甚至高大乃至高尚。去年普化镇陈某喝醉酒闹事,我和张旭亮将陈某从夜市带回派出所,当时陈父就在我们车后追骂着。没带回没多久,陈父居然带十几个人来闹事。见一群人这么凶悍,我也被这阵势吓了一跳。当时是周六,所里只有王辉,我和民警张旭亮。我一心只想冲到最前面,用执法记录仪先来取证。张旭亮见状也向前冲,但从后面过来的王辉把我向后一拉,把张旭亮往边一拨,自己先冲到前面。这一拉,一下子就把我眼泪拉了下来。我不相信,面对这种情形,有哪个人能替自己去扛?除非是自己的亲人。我也不相信,竟有领导会上去,替自己挨打。果真,张某父亲一把抓住了王辉胸口衣领,对方几只手一齐上来,各种推搡和侮辱。尽管王辉喊,你们把手拿开,但他们还是直接将王辉从所里拉到街道上。看我们显得人单力薄,我让张旭亮打电话给县局请求增援。自己继续跟着,录下现场的违法情景。面对那么多人的无礼挑衅,王辉那张本就充满正义的脸,在极度气愤下涨得通红。但那一刻,他凌厉的呵斥和周身散发的威严,和我不断用执法记录仪录下这一幕对这群人的威慑,还是让对方在最终松开了手。后来王辉和我将陈父带进所里,但围观的百余名群众,直到县局刑警队来支援才被驱散。

 
从那个惊心动魄的情境里出来,我就知道,王辉说,我们不是普通同事,是同一个锅里搅勺把的生死兄弟,是多么动情和用心在说。因为每次遇到危险,他都冲在最前面。有一阵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所父”,把所里的老老少少当家人。他几乎帮过所有民警的忙。他操心给司机介绍对象,帮民警妻子调动工作,解决民警孩子上学问题,给干警生病的父亲买高血压药。我知道他最近还有两桩心愿:要把自己带过的民警孔俊从灞源所调下来。山区闭塞,孔俊都三十岁了,还没结婚;想请县局领导帮忙,看是否也能把我妻子的工作调过来。

 
几年前辖区还发生了一起故意损毁公私财物案,王辉带于继楠和另一名民警到电信局调取嫌疑人的通话记录。电信局工作人员看不清介绍信上联系人的电话,询问办案民警。还在翻材料时,王辉已经把号码一口说出来了。而于继楠也是两日前给王辉汇报案情时说过,王辉手上并无材料。当电信局要求留资料时,让报两个民警联系电话,王辉来到所里不过一个多月,随口就将于继楠和另一民警的电话号码报了出来。当时民警们很惊讶,一问,一个月时间他居然已经把所里全部民警电话记住了。大家简直对这记忆力不相信,王辉打开自己手机通讯录说:你们年轻人现在记性咋都这么差,你看看我手机里一个电话号码都没存,全在脑子里。回来后于继楠和我们说起这件事,大家简直惊为天人下凡。

 
最近我手头还在忙着一个案子,有个村民来报,说自己惠民卡中的政策补助款很久没打钱了,她去银行查,银行说她名下还有一张惠民卡。王辉一听就命我去查。我一查,是有个计生干部侵占了好几户的补助款。王辉向来侵占农民的事情非常反感,告诉我一定把证据取扎实,能刑事立案的刑事立案,万一行政处罚也要顶格处理。我去调查发现侵占款不够立案,今天下午在餐厅吃饭时,还向他汇报了。他说,你再去落实这个人是不是党员,要是党员处罚决定书给纪委报一份,要让这种害群之马受到党纪处分。他说这话竟因为太用劲,拿着餐巾纸捂着嘴,猛得一阵咳嗽。咳嗽完,他又对我旁边的于继楠说,有个打架案子,因为辖区不是普化的,被移交了。当事人很不满意,让于继楠去见见当事人解释一下。唉,他就是爱操心,谁从他身边走过,他都想把人家的心搞得很熨贴,这种操心得耗费人多少精力啊。平时我们问笔录,分析案情他只要在,一定参与把关。甚至别人关人他都要跟着,连家属通知书他也要过问。这样刻心,一个人的身体咋能好呢?

 
半个小时中,我脑海里竟全是他。这是因为他让我不理解,他能做到我做不到的。正想着,外面一阵车声和开所大门的声音。我有点走神深了,这次没听见是谁在开门,总之肯定不是出警。迷糊中不知过了多久,门房老张来敲门,说王辉病危,正在医院抢救,让我赶紧过去。

 
后面的场景,每个人的神情,都是凝视一下就能掉进去的深渊。可是,所有的深渊之上却结着冰,脆薄得不敢触碰。摸王辉的手还有温度,感觉可以沿着那个温度把他从死神手中再领回来。他满是正气的脸还依旧威风凛凛,感觉这份浩然断不会从人间凋落。但嫂子扑倒身上哭出的那句:“你把我也带走吧,你走了,我也不想活了”,瞬间震得所有人脸上的冰,全都化作热泪长流……

 
王辉牺牲后,他帮过的几个贫困户,坐着公交车赶去给他送灵,两老人把他的照片挂在自家墙上,说他是自己的亲人,比他们孩子对他们还好;几个被他打击处理过的人员都来吊唁,这么多年都感觉王辉在自己身边站着,提醒他们不要走歪路。连两个老上访户都来给了几百元,说感谢王辉帮过他们的生活……王辉牺牲后,我经常不由自主站在二楼眺望四周,云横秦岭是一层,灞水伤别是另一层,从前这么久久注目时,我的目光总移回他房间,觉得他房间的灯光是下班后唯一在心里相伴的温暖。可很久了,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那盏灯都没有亮起来。到了今年中秋夜,我自己终于推门进去,把王辉办公室的所有灯全部打开了。点一根烟给他,一根烟给自己,感觉我们还是像往常那样对坐着抽烟,感觉我这一个亲人还在,和我们一个锅里搅勺把的生死兄长还在……
 
来源:西安公安微信公众号

西部法治网专为您提供媒体宣传、合同起草、欠款催收、工伤索赔、案件论证、陪同谈判、婚姻纠纷调处、法律顾问、代写法律文书等法律咨询服务。

热线电话:029-86670174。

张女士:18991872226、1862857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