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中院脱贫攻坚工作“孵”出文化精品——《扶出来的幸福》

渭南
来源: 标签:渭南精品文化 2017-08-31 17:48:01
8月25日,由陕西省总工会、陕西省文化厅主办,西安铁路局承办的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西铁杯”戏剧曲艺小品决赛在西铁北郊文化宫举行。由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干警张谦同志创作并表演的相声《扶出来的幸福》经我院政治部审核报送,渭南市总工会反复审查筛选,各级严格选拔,最
8月25日,由陕西省总工会、陕西省文化厅主办,西安铁路局承办的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西铁杯”戏剧曲艺小品决赛在西铁北郊文化宫举行。由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干警张谦同志创作并表演的相声《扶出来的幸福》经我院政治部审核报送,渭南市总工会反复审查筛选,各级严格选拔,最终亮相陕西省职工文化艺术节戏剧曲艺小品决赛现场。这次决赛共有27个节目进入评选角逐。

 

渭南中院脱贫攻坚工作“孵”出文化精品——《扶出来的幸福》

国家提出精准扶贫战略后,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高度重视脱贫攻坚工作,积极响应上级号召,主动作为,组织法官干警深入农户扶贫帮困。相声《扶出来的幸福》,就是以我院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老闫和包联的村子扶贫对象的故事为素材创作形成的,作品内容围绕三年以来的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工作,包联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子变美了,村民变富了,多年的“光棍汉”也因驻村干部的帮扶顺利脱贫,娶上了媳妇。相声诙谐幽默,赢得在场观众阵阵掌声,令人捧腹大笑的同时也让观众对扶贫单位和扶贫干部有了新的认识,充分展现了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干警良好形象和精神风貌。

 

渭南中院脱贫攻坚工作“孵”出文化精品——《扶出来的幸福》

张谦,38岁,中共党员,现为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涉军维权办公室干警,在部队期间,曾蒙山东快书演员黄国宏老师指点,共创作改编相声、快板10余篇,演出三十多场。工作之余积极探索用曲艺的形式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期待在攀登曲艺高峰征途中,创作出更多有筋骨、有温度、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

人生信条:生命不是要超越别人,而是要超越自己。

【扶出来的幸福——原创】

乙:大家好!今天我给大家表演一段….

甲:(打断)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啊!

乙:哎呀!这不是樊朝晖、樊老师吗?

甲:哎呀!张谦。

乙:好几天没看见你了,你忙什么呢?

甲:也没忙什么,帮咱们工会老闫娶媳妇!

乙:老闫离婚了啊?

甲: 你这人有问题,怎么尽盼着人离婚呀?

乙:不是你说的帮着老闫娶媳妇结婚吗?他不离怎么结呀?

甲:不是老闫结婚是老闫帮别人娶媳妇,我帮忙!

乙: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不是安排老闫下乡扶贫去了吗?怎么还帮人娶媳妇啊?

甲:帮人娶媳妇也是扶贫工作嘛!

乙:我听着都新鲜!

甲:这扶贫工作可真不容易!国家提出精准扶贫,咱们各级工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主动出击,有所作为,纷纷深入农户扶贫帮困,认真识别。

乙:是吗?

甲:识别真正贫困人口,找准真贫对象,可不能闭门造车,凭空想象。

乙:是啊,

甲:要扶人心,拔穷根。

乙:说的好!

甲:所以帮人娶媳妇也算扶贫,你明白了吗?

乙:我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

甲:这话得从村西头小(碎《陕西话》)瘫子说起。

乙:等会...等会!什么小(碎《陕西话》)瘫子?

甲:你听我给你说,这小(碎)瘫子他妈离家出走了,他大(爸)瘫患了,所以给老大起名大(拓《陕西话》)瘫子,给老二起名小(碎《陕西话》)瘫子。

乙:嗨,这起的啥名。

甲:有一次,咱们工会老闫入户调查时,小(碎《陕西话》)瘫子跟老闫说,我想养羊,

乙:好啊!

甲:我还想养鸡!

乙:行啊!

甲:最重要的,我..我.我还想“脱光”。

乙:诶,啊!穿着点!

甲: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都快四十了,还没媳妇,想脱离光棍行例。简称“脱光”!

乙:这还差不多,吓我一大跳!

甲:老闫一听,说:好啊,只要你努力肯干,我就帮你娶媳妇!

乙:是吗?

甲: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三年的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包联的村子终于脱贫了!小瘫子的日子也是越过越好!

乙:好!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

甲:前几天,我去他们村,还见着小瘫子了。

乙:是吗?

甲:他从田里回来,一路上是又唱又跳的,可高兴啦!

我给您学学。唱《小苹果》“青悠悠的那个岭,绿油油的那个山,丰收的庄稼望不到边。住的房子像别墅,村子像个大花园,走在路上心里甜。今天早上媳妇煮了两个荷包蛋,吃了以后下田干活劲头用不完。双脚踏上幸福的路,越走心越甜,越走心越甜---”

乙:嘿!小瘫子,你唱的真美!

甲:(陕西话)这都是党的扶贫政策好,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过去可不是这样的,

乙:过去是什么样?

甲:唱《我的故乡并不美》 “我的村子并不美,低矮的土房,苦涩的井水,脏兮兮的黄土路,到处还都是垃圾堆,男人都穷的打了光棍儿,全村就三个媳妇。。。

乙:全村才三个媳妇啊?

甲:还把娘家回!

乙:还都走了!

甲:嗯

乙:那媳妇都走了,你们这日子怎么过啊?

甲:(唱)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没媳妇的日子叫人愁啊,什么时候是个头?

乙:哎呀,真可怜啊。

甲:唉,就是的。穷的连个媳妇都寻不下。

乙:哦?给大伙说说,怎么回事啊?

甲:十八岁那年,我看上一个姑娘。

乙:哎呀,还早恋!

甲:那天我骑着宝驴,去和她见面,

乙:----那叫宝马!

甲:(陕西话)你们城里人开的是宝马,俺们乡里人骑的是宝驴。

乙:您还有宝驴呢?

甲:我穷的哪有吗!这是帮人家放驴呢,想着跟姑娘见面,拉出来撑面子呢。

乙:嘿!

甲:唱《西部情歌》“哎嗨-----骑着俺的毛驴去见俺妹妹,丈母娘她嫌俺是个穷鬼,关起门来将俺往外推呀啊,俺只能牵着毛驴回.....”

乙:丈母娘不同意!

甲:(学驴叫)哎啊...哎啊...啊....

乙:呵!喷我一脸!

甲:(陕西话)我牵着毛驴往回走,回头喊一声“妹妹”,驴就叫一声,“嗷”回头喊一声“妹妹”驴就叫一声,“嗷!”

乙:你们两感情可真好!

甲:等我回到家,驴的嗓子都哑了!

乙:好嘛!这驴比他都伤心!

甲:(冲乙)我说“驴呀----”

乙:哎!你冲那边说去。

甲:“我说驴呀,我们从小就在一起玩耍,如今你都做了奶奶,可我还是一条光棍汗”

乙:你都不如那驴

甲: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爱情会是这样?

乙:你说为什么?

甲: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穷!

乙:对,穷,没人愿意跟你。那后来呢?

甲:(唱假行僧)自从老闫来下乡,我们的日子变了样!家家户户奔小康,小伙子娶媳妇忙!

乙:嗬!以前全村就三个媳妇,现在家家都娶得起媳妇啦?

甲:(陕西话)那肯定了,自从老闫来了后,俺村这条件越来越好了。现在,你再到我村看一下去。

乙:那一定是大变样!

甲:唱《我的故乡并不美》“我的村子变得真美,扶贫的政策像春风在吹,扒掉了土房盖了新房,洗脚都用那温泉的水。乡亲们走上了幸福的路,媳妇们全都要把家回,如今娶媳妇终于不用愁,门外的姑娘都排成了队---”

乙:哦,姑娘都拍成队了!

甲:要不然在我村给你寻个媳妇?

乙:好啊!她长得怎么样啊?

甲:(唱)眼睛瞪得像铜铃,耳朵竖的像天线,啊啊啊。

乙:(连忙捂住甲的嘴巴)这是你给我找的媳妇?

甲:(陕西话)这是黑猫警长!弄岔了,应该是---“红红的那个嘴呀,弯弯的柳叶眉,洁白的牙齿,粉红的笑脸,这样的女孩,真让你陶醉,---姑娘的十八.....”

乙:(唱)一朵花!

甲:(唱)像矮冬瓜!

乙:(推甲)走

甲:开个玩笑么!我给你说,要不是老闫,像矮冬瓜这样的媳妇我都娶不上。

乙:是吗?那后来你丈母娘是怎么同意你的?

甲:哎嗨!

乙:(伴奏)哒哒哒,哒哒----

甲:“开着俺的汽车去见俺妹妹,丈母娘她乐得合不拢嘴,又杀鸡来又宰鱼啊,几杯酒喝下去,俺迈不开腿。”

乙:你喝多了!

甲:我丈母娘说,“瘫子儿---”

乙:你丈母娘叫你呢。

甲:“瘫子儿,这喝酒咱可不能开车!今晚你就住这儿吧!”

乙:她不让你走了。

甲:“俺和俺的妹妹背靠着背,心里那个想着嘴儿对着嘴儿,拉着她的小手,问一声啊,做俺的媳妇,你美不美?”

乙:她怎么说?

甲:唱《谁是我的新郎》“是谁为我穿上嫁妆,是谁抱我走进洞房,(问乙)谁是我的新郎?”

乙:(唱)“我是你的新郎”。

甲:(唱)“谁是我的新娘?”

乙:(唱)“我是你的新娘?”

甲:(唱)“哎嗨嗨---(拉乙的手)咱们这就入洞房”。

乙:去你的吧!

  •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