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公务员成为餐饮股东被民事起诉 称身份被冒用

宝鸡
来源: 标签:公务员餐饮股东起诉 2017-03-18 16:04:36
2016年7月,一纸来自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的出庭传票,彻底打乱了宝鸡国土系统公务员杨某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20170318080748567.jpg

2016年7月,一纸来自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的出庭传票,彻底打乱了宝鸡国土系统公务员杨某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随传票一起的民事起诉状显示,宝鸡一家名为“德意餐饮有限公司”(简称德意餐饮)的民营企业被当地多名商户诉至法院,要求退付先期收取的“保证金”、“选铺费”约200万元。1984年出生的杨某作为德意餐饮的“股东”,一并被列为三被告之一。

当年10月,宝鸡市渭滨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要求德意餐饮退还原告刘靖等人此前缴纳的“保证金”和“选铺费”。驳回了原告主张的要求杨某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理由是杨某等人的出资情况证据不足。

尽管国家工作人员杨某坚决否认自己是德意餐饮的股东,但几乎所有的商户都认为他就是股东之一。而被杨某告到法院的渭滨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则认为案件有点蹊跷。

>>德意餐饮画了一张“大饼”

29岁的蔡蓉是通过微信看到德意美食城招商广告的。她记得时间是2015年4月,自己当时还在太白县。

广告称,德意美食城属于当地渭滨区政府的招商项目,而且位于宝鸡市经二路黄金地段。这些年一直从事餐饮的蔡蓉心动了——自己家就在这家美食城附近。蔡蓉于是就去美食城招商部考察,接待她的严姓女子介绍说,美食城由宝鸡当地一家实业公司投资,入驻商户须给公司缴纳5到10万不等的“食品保证金”。看到当天前来考察的人挺多的,蔡蓉就缴了一千元的定金。

几天后,美食城的工作人员来电话,说公司5月11日要举行一个认筹会,邀请她参加。招商会举办得热闹而隆重,不仅有政府招商部门和食药监局的领导,还有电视台的记者。“德意美食城”的老板姓童,主持认筹会的二老板姓牛,讲话蛮有煽动性,参加当天活动的还有一个高管姓赵。

觉得这家名为“德意餐饮”的美食城做事蛮像回事,蔡蓉就让家人先后缴了1万元的选铺费和4万元的“食品安全保证金”,满怀信心地等着美食城开业。

和蔡蓉一前一后缴了钱的还有宝鸡当地复转军人邹时高,1977年出生的邹时高准备入驻美食城后经营沙县小吃。3月12日,邹时高向华商报记者回忆说,先期押金缴纳结束后,工作人员让他去另外一家名为“恒兴公司”的民营企业缴纳食品安全保证金、签合同,但收款收据和合同上却加盖的是德意餐饮的公章。对此,公司老板牛少飞解释说德意餐饮是“恒兴公司”的下属子公司。

“牛少飞再三向我保证,说食品安全保证金也是为了防止意外的食品安全事故发生,一年后绝对分文不少退还,我当时想着既然是政府的招商引资项目,也就深信不疑,现场交了6万保证金和1万的选铺费。”邹时高说。

钱交了没多久,邹时高有点后悔了。因为他开始感觉到这个美食城的仓促和不正规,比如美食城原定于2015年7月1日正式开业,因装修问题延迟到了7月26日才试营业,期间也未通知商户何时开业。后来又因为消防问题8月15日被勒令停业,一直到9月8日才正式开业。开业当天,邹时高这才松了口气,因为他看见来了许多祝贺单位,其中包括许多官方人员。

尽管坎坷不断,德意美食城总算开业了。但邹时高发现生意并没有他原来预计的好。对于这种局面,他和另外几家商户总结后得出的共识是管理混乱、宣传不到位。由于美食城多次更换管理层人员,期间还发生了部分商户要求退出的风波。邹时高也提出退出的想法,但最终被德意餐饮的老板给说服了。

“我当时想着赶快等一年的合同期满了,然后拿回保证金就不干了。”邹时高说。

和邹时高等商户一起入住的当地人刘靖回忆说,如今想起来德意餐饮从一开始就给众商户画了一个大饼,他们利用了商户迫切“发财”的心理。出生于1985年的刘靖给德意餐饮缴纳了选铺费和保证金合计6万元,他在德意美食城经营了一家串串烧烤铺面。

>>经营不善企业被私下转让

尽管生意时好时坏,但一年的合同期终于熬出头了。2016年6月,已经做好了卷铺盖走人的刘靖去向德意公司老板讨要6万元的押金。结果被告知美食城已经转让,老板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由童老板变成了张老板,而张老板此前一直是美食城的高管。

见刘靖等人不相信自己的说法,美食城的张老板拿出了自己2016年4月1日签的“德意美食荟萃广场转让协议”让他们看。

这份“德意美食荟萃广场转让协议”显示,童老板作价100万元将美食城的经营权转让给了张老板,双方还约定,在张老板支付完第二笔40万元的费用后,童老板配合将美食城的工商登记手续变更到张老板名下。

2016年6月起,不断有商户拿着一年前的“选铺费”、“保证金”凭条来得意餐饮找老板要求退钱。新接手的张老板就拿出这张合同给商户们看,他说童老板已经把美食城卖给自己了,至于商户们所说的“选铺费”、“保证金”,自己不知道,转让美食城时也没有见童老板移交过这笔钱。张老板两手一摊,让商户们去找童老板要钱。

尽管许多商户都开始打退堂鼓,蔡蓉原本还想再坚持一下,因为她希望生意会有所好转。但到了2016年6月底,美食城突然关门了。不得已,蔡蓉只好拿着凭据去当初交钱的地方要求退钱,但发现已经大门紧闭。她打电话给德意餐饮的牛老板,后者告诉她说美食城已经转让给了张老板,让她有事去找张老板。

蔡蓉找到张老板时,他身边已经围了许多来退钱的商户。张老板说童老板等人给他转让美食城时,并没有告知其要承担债务。见蔡蓉不相信,张老板还让人带着她去银行查美食城的账,结果显示一分钱都没有。

蔡蓉开始意识有压力了,因为她不仅给童老板缴了押金,而且美食城还扣押着她最后几个月的营业款,也没返还。再一打听,美食城不仅欠商户们的钱,还欠了房东的水电费和租金。

在讨债现场,商户邹时高还遇到了了位同样声称是来讨债的人,一问才知道是装修公司的,说童老板和牛老板也欠他们装修款。

看到讨债无门的商户越来越多,刘靖决定组织大家维权。他和其他商户做了一番统计后发现,截止2016年7月初,德意餐饮共计欠50余商户近200万元款项,除当初的“选铺费”和“食品安全保证金”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商户最后两个月的营业款也都没有返还。

在寻找有关政府部门解决未果后,2016年8月初,刘靖率先将德意餐饮和几个股东起诉到了法院,要求返还自己的相关款项。

刘靖将德意餐饮起诉到法院后,德意餐饮现任的张老板在当年8月12日给刘靖出具了一份“承诺书”,承诺返还给他所欠营业款。对于当初的两项押金,张老板坚决不承认和自己有关。

当年9月,刘靖诉德意餐饮案如期开庭。在德意餐饮的新法定代表人张勃凯缺席的情况下,法院做出了一审判决,要求德意餐饮在判决生效后退还刘靖相关费用。

虽然胜诉了,但刘靖很快发现自己的起诉并没有起多大作用,因为法院要求德意餐饮给他退钱,而德意餐饮已经人去楼空,新老板张勃凯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许多商户开始看到我胜诉了,都想走诉讼渠道,结果发现我一分钱也没要回来,也就没有人再愿意打官司了。”

>>老板“跑路”众人讨债无门

德意美食城关门后,原老板和新老板的电话都很难再打通,商户贾小霞从去年9月份开始“信访”,但得到的统一答复都是建议她去法院起诉,此事政府无能为力。

2016年11月中旬,几个商户经过商量,决定到旬邑县张勃凯的老家找找看。结果他们几经周折找到张勃凯家后,仅见到张勃凯的父亲。老人说他现在也不知道张勃凯在哪里。邻居们也说已经好久不见他回家了。

商户们又电话联系张勃凯的妻子,其妻也说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张勃凯了,她也在找人。张勃凯的父亲很是无奈地告诉几个商户说,张勃凯早前曾回过一次家,他说自己被牛老板给骗了,让父亲想办法给他筹借20万元,结果拿了钱再也没见人。出生于1990年的李亚运是“德意美食”老板跑路后损失最惨重的一位,按照法院的判决,“德意美食”应该给李亚运退款9万元,但他手中如今除过一纸判决外,分文未见。

李亚运清楚地记得,2015年一位熟人告诉他说,几个朋友在经二路开的美食城正在招商,推荐李亚运去考察。李亚运于是在德意美食城里经营三个餐饮摊位。

2016年7月初美食城关闭后,先是童老板失踪,接手的张勃凯又不承认押金一事,李亚运也将德意餐饮起诉到了法院。法院一审判李亚运胜诉,但和刘靖的遭遇一样,他至今一分钱都没拿到。

李亚运找到当初给他介绍这个项目的熟人诉苦,熟人很是内疚,随后安慰他说,德意美食的其中一个股东杨某是国家工作人员,老板和其他股东都跑了,你们可以找杨某。

从熟人口中,李亚运第一次获悉杨某系宝鸡市国土系统公职人员。

李亚运将这一情况反馈给了刘靖等商户,起初大家都不怎么相信,因为国家早有明文规定,公职人员是禁止从事商业经营的,包括参股。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李亚运和刘靖等人以受害者的身份,向当地工商企业信息登记部门申请查阅“德意餐饮”的注册信息登记。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德意餐饮”最早成立时有三个股东。除过法定代表人童老板外,另外两人分别是旬邑人牛某和宝鸡本地人杨某。出生于1986年的牛某占股40%,出生于1984年的杨某占股12%。

刘靖等人将从工商登记档案中调出的杨某身份证复印件拿给宝鸡市国土系统的熟人看,熟人一眼认出身份证上的杨某就是自己的同事杨某。

李亚运等人继续查询“德意餐饮”工商登记变更后的信息,结果显示,2016年4月“德意餐饮”法定代表人和股权变更后,杨某和他所持12%的股权继续存在。相关登记信息还显示,在“德意餐饮”召开的多次股东决议会、章程修改会纪要上,都有杨某的签名。

到了2016年底,“德意餐饮”的新老板张勃凯彻底联系不上。几个商户一商量,决定去找杨某谈谈。

2017年1月18日,刘靖和另外一个商户邹时高找到了正在单位上班的杨某。刘靖回忆说杨某态度倒是很客气,但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德意餐饮”的股东,他的解释是自己的身份证信息被人冒用,相关工商登记资料中的手印和签字都不是他本人的。他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已经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自己“德意餐饮”股东的登记。并出示法院已经受理自己行政官司的立案通知书给刘靖他们看。

>>公务员称自己身份被冒用

3月14日,宝鸡市国土资源系统工作人员杨某告诉华商报记者,自己的信息之所以出现在“德意餐饮”的股东中,属于身份证被冒用。他介绍说自己和“德意餐饮”的股东牛某是战友,但关系一般。牛某这些年一直在宝鸡创业,期间曾多次向自己借车用。而自己的钱包和身份证平时就放在车上,所以他怀疑是牛某在借用自己车辆期间,私自盗用了自己的身份证信息,让自己“被股东”。

杨某还告诉记者,2016年7月份接到商户起诉自己的法院传票后,他才知道的这件事。当时第一时间就向局领导和局纪检组做了说明。并且已经全权委托律师处理此事。

华商报记者问杨某,既然身份证被盗用为何不选择报警?他回答说此事有律师全权处理,他不便介绍太多情况。“公司登记材料中的签名和指纹都不是我本人的,这个可以申请司法鉴定嘛!”杨某还说,事情发生后自己也一直想联系战友牛某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但牛某一直关机。“这个月21号就开庭了,一切以法院判决为准!”

“得意餐饮”的工商注册手续办理机关为宝鸡市渭滨区市场监督管理局。3月7日下午,该局一负责人告诉记者,工商企业注册登记有一套很严格的程序,至于杨某这个股东是“被登记”还是自愿登记,都有档案手续,市场监督管理局会在开庭时向法庭出示。

该负责人说,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接到该案的传票后也很纳闷,既然你杨某的身份证信息被人冒用,你应该第一时间向警方报案才是。“这个案子即便是法院判决杨某胜诉,我们市场监督管理局也无权取消他股东的身份登记,因为按照相关规定,只有董事会才有权撤销股东的登记,市场监督管理局无权直接撤消的。”

连日来,记者一直试图联系德意餐饮的原老板童某和股东牛某及后任老板张勃凯,但截至记者发稿,这几个人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而德意美食城上贴的则是2016年7月的封条。

国家工作人员杨某到底是被德意餐饮“股东”,还是真的就是股东?相信随着法院的调查审理,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分享:

网友评论

  • 西安明泽创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西部法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www.xb124.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意见反馈 | 陕ICP备13001333号-1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