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爷爷维权团"年均71岁 15年挽回损失5000万元

维权
来源: 标签:重庆维权损失 2017-03-13 12:47:44
3月9日上午,四名衣着寻常、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垫江中学食堂里巡视着,陪同他们的是这所百年老校的副校长。

49fcf0d125117a0ed1793eac253a42a1.jpg

垫江中学副校长正在接受“爷爷维权团”的消费调查。

3月9日上午,四名衣着寻常、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垫江中学食堂里巡视着,陪同他们的是这所百年老校的副校长。

这是垫江“爷爷维权团”继去年10月正式调研垫江中学后勤情况的回访,当时一同调研的还有垫江食药监督分局的工作人员。

在一双双稚嫩而好奇的目光注视下,四名老人神态自信。比起 “爷爷维权团”初创时被称为“搅屎棒”的不安,现在的他们有了更足的底气,甚至自豪。

497c3d4e30e4893a88c45e90b33ff55e.jpg

重庆皮志贤和“爷爷维权团”成员接受市民的消费维权咨询。垫江县消委会供图

“只要把法律掌握准了,我死都要跟他扳过去”

“爷爷维权团”,绕不开皮志贤。

垫江县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前任秘书长何庆江回忆,从垫江县石油公司的经理职务上退休皮志贤“正义感很强”,“看不惯那些不公平的事”。

在很多人眼中,皮志贤是一个标杆式的人物。这不仅指从2010年有媒体开始关注“爷爷维权团”,皮志贤就一直站在聚光灯下,还指他的行事风格——干练而锐利。

2000年7月左右,皮志贤得知垫江县桂溪镇的一些消费者因水、电、气价格过高及3家经营单位不按实际消费计量收费而投诉。皮志贤尝试联系镇上其余消费者,打算联名上书相关部门维护权利。当时的皮志贤年近古稀。在儿子皮昌明看来,皮志贤“吃饱了没事干”“搞这些空事情”的行为,其实有迹可循。

皮志贤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欺负和打压。这一段经历没有使皮志贤的性格沉于疲软、怕事,获得平反后皮志贤眼里难容不公之事。

1999年,皮志贤家旁的地方修筑招待所。新建的招待所最窄处距离皮志贤家仅有1米左右的距离。楼间距过小,不单单影响整个耧层住户的采光和通风,更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

其他住户的不安情绪和咒骂自然无法撼动越修越高的建筑。不顾家人反对的皮志贤查阅城乡规划法,找到开发商违规的法律依据,一纸将其告上法庭,最终胜诉获得赔偿。

和一年前不同,2000年皮志贤面对的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开发商,而是水电气三家庞然的垄断单位;维权的对象也不再是一栋楼内的数十住户,而是桂溪镇乃至垫江县的居民用户。

皮志贤曾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要把法律掌握准了,我死都要跟他扳过去。”

在联合消费者的过程中,皮志贤结识了退休律师欧朝富、县委组织部退休干事吴良仕等数十人,并搜集到705个签名上书市委、市政府。

市委、市政府责成垫江县政府调查处理。在垫江县消委会的积极介入下,垫江县有关部门就水、电、气价格问题首次召开听证会。最终,水、电、气3家单位接受了“以消费者自愿为前提,逐步实行总表改分表”的意见。

由此,皮志贤在垫江县名声大噪,他与“民间维权人士”的标签一起被记住。

aec9926ed2208098228c00337f7908c8.jpg

每名进入“爷爷维权团”的老人都能获得一个义务维权证,获得官方认可 图4.皮志贤和“爷爷维权团”成员接受市民的消费维权咨询。

“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尽管有着满腔热情和使不完时间精力,在维权首战告捷后,临时集结的皮志贤、赵守钟和吴良仕等老人面临着因失去目标就此散去局面。

民间维权往往被视为公民意识觉醒的现实反映而充满魅力,但同时也存在“战役式”的不可持续性,更何况皮志贤聚集起来数十人的老年群体。

在“爷爷维权团”创立发展的过程中,垫江县消委会不应被“社会力量”的迷人标签刻意覆盖,它是使皮志贤等从利益群体到功能团体转变的关键一环。

2001年3月份,正是皮志贤等人对垒水电气三家单位的僵持阶段。皮志贤找上了垫江县消委会,寻求消费法律方面的咨询。当时消委会的秘书长是何庆江,他在上一年才刚从乡镇工商所走马上任。

接触到皮志贤等人后,长期在工商系统工作的何庆江在现实中直面《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总则第六条——“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他意识到这是一股新生力量,理应有更大作为。

皮志贤等人和何庆江的想法一拍即合,双方以“维护消费者权益”为基础,计划组建义务维权站。何庆江在参与2000年那次维权的数十人中遴选出20名代表,通过1年的培训考核,最终在2002年确认15人为义务维权站的首批成员,并为他们颁发义务维权证,获得官方认可。

由于成员的平均年龄在70岁以上,2010年有媒体将当时有18名成员的垫江县义务维权站称为“爷爷维权团”。

初创的“爷爷维权团”犹如一辆马力十足的冲锋车,揭露或调解垫江某粮库大量倒卖销售陈化粮、垫江自来水公司“提前涨价”、农村客运市场和高安镇中心校乱收费等消费侵权问题。

2010年,“爷爷维权团”被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评为“全国十大老龄新闻人物”;2015年,“爷爷维权团”获得获央视315晚会“315特别贡献奖”。风头一时无两。

“消费者如今更需懂得规避消费陷阱”

时隔15年,初创时的一批老人大多已经逝去,包括皮志贤,在2014年元月去世。

前面的老人离去,新的老人加入,就像血液新陈代谢,现在的“爷爷维权团”依然保持18人的规模。

前仆后继,新老交替,积累的是“爷爷维权团”的战绩:从成立至2015年,“爷爷维权团”成功解决投诉1230件,为消费者挽回经济损失近5000万元。

垫江县消委会秘书长刘波重新审视“爷爷维权团”的发展,如果按挽回经济损失的数额多少来衡量“爷爷维权团”的成果,维权团发展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

刘波分析,“爷爷维权团”是特殊时期“天时地利人和”的特殊产物。当时人们生活消费水平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人们开始重视自己的消费权利,但消费领域的法律法规尚未完善,自然会产生很多矛盾。

“爷爷维权团”初创时的维权对象就是涉及面广、市民关注的消费热点问题,一般是水电气、教育、医疗和大众商品等。但随着我国法律法规的完善,行业不断规范,消费的“野蛮生长时代”已经过去。一方面信用体系使得商品生产者的违规成本大大增加,另一方面商品生产者也越来越重视消费者的体验。

在这个乐于追逐爆点的新时期,锋芒渐敛的“爷爷维权团”慢慢淡出社会大众的视野。

“上传下达,搭建中间桥梁”,这是“爷爷维权团”现任团长梁义平对团队发展目前的定位和规划。

现在“爷爷维权团”的日常工作是消费体验、消费调研和宣传,充分利用“爷爷维权团”成员深入基层的优势,把上述工作变成常态机制,遇到小问题出面调解,遇到大问题立即向消委会反映,平时还向身边人宣讲消费的知识。

“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已经大大提高,他们现在更需要懂得如何规避消费陷阱。”刘波确信,当下消费宣传的重要性已经超过调解,“法律法规更加健全,消费矛盾较之以往有所减少,更重要的是有法可依下更易解决。”

15a21143e740b3e2e3b78002da9bed1f.jpg

重庆盛治纯正在翻看自学法律的笔记

“这些年,我确实不辱使命了”

盛治纯正在完成这种角色的转变。

2004年加入“爷爷维权团”的盛治纯,是目前团队中年纪最大的一人,今年84岁。他是“爷爷维权团”整段黄金时期的创造者之一。

盛治纯退休前一直在垫江县高安镇供销社负责统计物价方面的工作。和物价打了半辈子的盛治纯对价格的变动十分敏感,一加入“爷爷维权团”就成为了皮志贤的“左右手”。“爷爷维权团”每次的“重要出击”都少不了盛治纯。

2010年11月12日垫江县消委会举行成立“一会两站”授牌大会。其他乡镇都是授牌给工商所或司法所,但高安镇的牌子却是直接授予盛治纯。

这对盛治纯来说无疑是一项殊荣。他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时任)垫江县常务副县长张建平叮嘱要“依法维权,不辱使命”。

“这些年,我确实不辱使命。”盛治纯说。

盛治纯家住一楼,前厅既是他的受理街坊法律咨询、矛盾调解的办公区,也是他的书房——《<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解读》等书籍报刊堆叠摆放在案头或书柜。书柜也是挡板,后面是盛治纯的卧室。

由于年龄过大,盛治纯早已不再参加每月16日在县工商局的工作例会。他的状态从奔走到驻守,了解高安镇居民日常消费情况,向居民宣讲消费知识,赶场时还会向居民发放宣传资料。

现在,盛治纯在高安镇帮邻里解决的也不再限于消费问题,日常的邻里纠纷他也会出面调解。因此,在他的书柜案头诸如《国刑法》《<环境保护法>注解与配套》《<保险法>注解与配套》等法律书籍并不少。

“‘爷爷维权团’不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尽管“爷爷维权团”正在努力整体转型,但这个平均年龄71岁的老年群体依然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其先天优势成了局限。

刘波介绍,2016年,垫江消委会平均每个月就有一两起网购消费的投诉,“这是新型的消费问题,网购消费投诉在以前的频率是一年才一两起”。

网购消费投诉的网店往往不在本地,消委会要帮助消费者维权太难,只能联系网购平台的客服进行投诉。但爷爷们不懂网络。

从发展的可持续性来说,前成员肖漠语的去世是“爷爷维权团”最大的损失,其重要程度甚至超过皮志贤。

肖漠语因癌症去世,时年43岁。他原本是杂志社的记者,在采访“爷爷维权团”时,受到感动而辞职加入其中。2003年“爷爷维权团”成功举报陈化粮,就是肖漠语自购暗访设备,多日蹲点搜集证据的“战果”。

在刘波眼中,肖漠语的位置无可替代:“他很年轻,摄像摄影、手机网络什么都懂。”

刘波心中盘算着,引导“爷爷维权团”吸纳懂网络的新鲜血液,专门处理网购消费投诉的问题,让“爷爷维权团”跟上这个时代的变化。

“‘爷爷维权团’不会退出历史的舞台。”刘波说。

分享:

网友评论

  • 西安明泽创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西部法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www.xb124.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意见反馈 | 陕ICP备13001333号-1

返回首页